2016年6月22日 星期三

80年代以降的臺灣學運史上的第二起罷課事件--花蓮精鍾商專事件

宜花東地區的學運,在台灣自80年代以的學運史中,算是發展的時間最晚的。從文獻上來看,一直到1998年慈濟大學「反射」才有學運的萌芽,然而沒過多久在2001年發生的「精鍾商專罷課事件」,卻讓這個臺灣學運最晚發展的地區,留下臺灣學運史不能抹滅的一頁!

關於精鍾商專罷課事件的過程,因為筆者目前手上資料有限,這裡不細述。只在此分析一下這個事件的歷史意義,從1990年野百合到2014年太陽花,「罷課」都是經常會被提出來的手段,但實際執行上多是雷聲大、雨點小,例如:太陽花學運時很多學校發起的「自主罷課」,其實不過是換個名字的「公共論壇」、「言論廣場」而已。


80年代以降的臺灣學運史上,第一樁真正成功的罷課行動,是1994年的「文化大學美術系事件」,長達一個月的罷課,成功的讓教育部介入,讓被惡意退學的學生秦政德復學。其間參與籌劃罷課活動的文化大學學運團體,從創立「小草藝術學院」,到前往教育部陳情等各種手段盡出,在這一個月中可謂殫精竭慮,而在事件結束後,面對文化大學校方的「秋後算帳」,也可說是艱苦卓絕。罷課這件事情,從來都是說的比做的要容易。

由於罷課行動的難度太高,因此除了1994年文化大學美術系事件外,從北到南都沒有任何一個學校的抗爭活動採取這種手段。對臺灣的學運來說,1994年的「文大美術系事件」創下了一個難以逾越的標竿!沒有想到第一個直接挑戰這個標竿的,竟然是在臺灣學運最晚發展的宜花東地區,而且是一所在當時就學運發展來說非常邊緣的學校--精鍾商專!

精鍾商專罷課事件發生時,正是中區的學運團體因為九二一地震、民學聯2.0(註一)、反戰、反軍購、成大MP3事件..等議題而非常活躍的時期。而且當時東海人間工作坊的某位畢業學姐正居住在花蓮,並和參與罷課的學生有接觸,因此東海大學的人間/台研、中興大學黑森林工作室,都有公開發文表示聲援。

東海人間工作坊的聲援信函如下:

聲援精鐘商專學生

我們最初從XX學姊那裡得知你們進行抗爭的消息,並在226日到台北支援你們北上的請願活動。我們從中了解到了你們的處境,發現你們面臨的狀況和我們有許多相似之處,但程度上更嚴重許多。

大約從1980年代以來,台灣的教育部門跟其他部門一樣開始了「自由化」「私有化」的腳步;國家改變它的角色,一變而成為資本家的走狗,逐漸把原應由國家承擔、保障的教育推給各地大大小小的財團、地方派系去經營,憲法規定的國民受教育的基本權利遭到無情、徹底地踐踏,學校成為赤裸裸的營利工具,一切的東西依照「賺取最大利潤」這一規則運行,於是教室空間要儘可能多塞學生,老師要儘可能延長工作時間、降低薪資,住宿品質低劣、安全堪慮,收費卻貴得離譜……這一切,正是今天全國學生共同面臨的問題,而你們的行動,正是對這問題的反抗!今天,我們為了要對這種種的壓迫、不正義共同予以反擊而走到一起,我們要向你們致敬,因為你們不畏艱難、勇敢對抗來自校方的種種壓力鼓舞了我們奮鬥下去的希望。

很高興知道你們已經開始積極地籌組一個長遠的學生組織,這的確是關鍵;作為受壓迫的一方,沒有行政資源、沒有經濟支持,唯一的武器,就是組織,就是組織起來的、思想覺悟的人。這是條複雜的、長遠的但也是唯一的、充滿希望的道路,它需要不斷的學習與實踐,希望我們能就此為你們做些什麼,但最關鍵的,還是你們的堅持與覺醒!

致上團結之意

東海大學人間工作坊』



黑森林工作室的聲援信函如下:

致精鐘商專同學

得知你們的罷課行動,深深為你們的勇氣與堅持感到欽佩。

從網路、新聞以及他校社團同學之間的書信往來,我們看到了種種令人髮指氣憤的事實;校方任意收取課本書籍費、宿舍品質低落卻強收昂貴住宿金、學生超收造成教學品質低落、教師超長工時工作……,這些現象宛如喪鐘般地震醒了國立大學的保守與反動。在台灣目前教育自由化商品化趨勢下,國立大學也將步向經費自籌、高學費低教學品質的黑暗角落。國家教育部門逐漸放棄其應負擔之責任,放任學校自教育單位,變相成為營利單位。而國立大學,在這一波自由化的趨勢下,也將面臨相同的處境─高學費,低教學品質。因為在市場商品追求利潤的邏輯概念下,所有不管是公立還是私立的學校,即將棄教育大業而不顧,紛紛淪為學店營利單位;學生,也將難逃成為「被剝削者」的命運。而你們的行動,給予我們勇氣與啟發。我們看到了未來自己即將面對的命運,但也看到了,在未來將面臨的黑暗中,依舊有著反抗不公不義之希望曙光。

    同為被壓迫者,所以我們有著同樣的命運。不管是現在或未來,為了抵抗這不公不義,將人視為賺錢工具的吸血制度,我們除了團結外,別無他法。你們的罷課行動,給了我們警訊與啟示,除了在校園中聲援你們行動外,我們也將在我們的組織上有所準備,以對抗高學費的來臨。同樣地,也深切地希望你們,能在校園中展開屬於學生的組織。唯有團結,被壓迫者才有生存的可能。你們的罷課行動給了我們這樣的啟示,希望你們能繼續堅持下去。藉由團結被壓迫者,開展出真正屬於我們的力量。

加油!

與你們有著同樣命運的夥伴
中興大學黑森林工作室』


東海人間工作坊與臺灣文化研究社並在合作發行的刊物「(新)東潮」第四期(註二),以社論篇幅專題評論精鍾商專罷課事件。






同時在校園內張貼評論海報:

『精鐘學生抗爭的原因與啟示


上週開始的(21日)精鐘商專學生靜坐罷課事件,其中所揭露的台灣高等教育種種弊病叫人怵目驚心,學生開始靜坐之後,本應自我檢討、負起責任的教育部,卻只想讓學生盡快回去上課,態度消極、退縮,而精鐘校方就更誇張了,居然說一切都是誤會、誤會。 

我們在與精鐘學生接觸之後發現:精鐘商專的學生繳交昂貴的學雜費已經超出一般私立專科許多,但是教學及生活環境卻沒有絲毫改善;他們要在電腦實習費以外繳交網路費,但是電腦教室設備不足,甚至兩個人共用一台電腦;住宿費高達七千元,但是房間裡光線不足,三千多人用四五台飲水機,洗衣機、脫水機缺乏適當清理,冬天還要洗冷水澡,住宿生要繳網路費,但宿舍裡根本沒有網路線;校方強迫學生購買餐券,卻讓學生食用低劣的食物,甚至食物中毒;學生要繳清潔費,但同時要進行大規模的勞動服務;這些林林總總的費用,加起來一學期竟要七萬多元!學生這邊水深火熱,學校財團那邊卻是胡搞瞎搞、貪得無饜,並進行恐怖式的高壓管理,動不動以申誡記過、甚至找流氓黑道恐嚇靜坐同學為手段打壓學生,更以調職、辭退等等手法對付同情學生的老師;我們不禁要質問,在教育全面自由化私有化的情況下,學校淪為資本財團、地方派系的搖錢樹,試問:教育的品質何在?人的尊嚴何在?

回過頭來看,我們所處的東海不也是這樣嗎?十幾年來學校一面擴大招生人數,不斷砍樹蓋超大教室,一面調高學雜費,增加臨時約聘講師的數量,降低教學成本與人事開支;學校已經成為販賣文憑的超大量販店,校方變成生產文憑的資方,老師與各種軟硬設施就是它的生財工具;舉凡住宿問題、校園民主、飲食衛生、教學品質、生命安全、景觀規劃、人文精神,乃至一般教職員的勞動權益,總之,一切有礙它賺取最大利潤的東西,在自由化、私有化政策底下都必須徹底踐踏、打壓,直到它可以在發財的道路上橫行無阻為止!

面對這一日益深重的壓迫,精鐘的學生已經團結起來了,已經發出怒吼了,而身為大學生的、所謂「東海人」的我們呢?』


由於當時北部、中部的學運團體正在進行反高學費運動,精鍾商專罷課事件正好帶來對於90年代臺灣教改的「教育私有化」、「教育市場化」現象的深度反省。


(註一)民學聯是「民主學生運動聯盟」的簡稱,但在台灣學運史中曾經出現過兩個民學聯,一個是1990野百合學運前成立,於野百合學運後解散。另外一個則是出現在2001,大約在2003年左右停止活動,為了區別,筆者以「民學聯2.0」,稱呼2001年後出現的第二個民學聯。

(註二)「東潮」是1987~1989年間,由東海大學的地下團體--「東海吹浪之鯨社」發行的地下刊物,後來東海師生多以「東潮」稱呼這個東海學運的先驅。2000年東海人間工作坊、臺灣文化研究社發行聯合刊物「東潮,以取其立足東海、前進、批判的意義。為了區別這兩份同名的刊物,筆者以「(新)東潮」稱呼2000年後的刊物。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